电影分类

<<返回上一页

反映在党和政府的人文关怀下

发布时间:2019-02-10 17:41来源:未知点击:

  ,崔一鹗担任艺术指导、崔宇曦担任编剧导演、崔文剑担任制片人。由深圳市山风广告有限公司、深圳市蓝马旺文化传播有限公司联合出品摄制。

  据族谱记载:高祖父崔星垣是当地知名儒士。曾祖父崔盛唐毕业于湖南师范馆,公派留学日本,毕业于弘文学院,归国后致力于社会教育事业,历任衡阳县立师范、成章、咸益等校国文教员,曾任船山、成章等校校长。湖南现代史上的国学泰斗马积高、羊春秋,都是他的得意门生。1941年,国民政府教育部授予他“一等服务奖”。他还擅书会画,是民国时期名噪一时的湘影画社成员。祖父崔先璠,在衡阳教书育人,亦有名师之誉。父亲崔一鹗,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衡阳师范学院教授,1997年被深圳大学聘请担任中国画、书法等课程的教学工作,其创作的国画作品《肝胆相照》获第六届全国美展优秀作品奖,《我索何求崔一鹗画展》分别在湖南省博物馆和衡阳市博物馆展出。兄长崔文剑,毕业于衡阳师范学院美术系,分配到珠晖区(原江东区)文化馆任美术专干。1992年调入深圳,担任美术教学工作,后辞去公职创办深圳市蓝马旺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1990年,因高考文化成绩差了十几分而没考上艺术院校的崔宇曦毅然南下深圳“闯世界”,先是在深圳大学艺术设计系就读,但只上了一星期的课便放弃了“拿文凭”的想法。他马上参加了美国太平洋动画影视公司的学员班,学习动画电影制作。1993年,作为特殊人才引进而被调入深圳。

  1994年,父亲崔一鹗、母亲吴建群来到深圳,先是父子一起创办了深圳市山风广告有限公司,再是凭母亲的厨艺开了一家湘菜馆。从1998年起,崔宇曦走经营与艺术融合之路,先后在深圳开了山风画廊、山风书画茶艺苑并投资物业。

  2008年深圳市山风书画院成立,深圳文化名人经常来此谈经论道,开展笔会等文化活动。2004年在首届深圳国际文化产业博览会上,山风书画院荣获“最佳合作奖”。2006年在“相聚罗湖共创和谐”文艺活动中,荣获“优秀奖”。《深圳周刊》《深圳晚报》等媒体相继专题报道过崔家在深圳的追梦历程。

  2004年崔宇曦迷上了摄影,创作的摄影作品屡屡获奖,2005年就成为中国新闻摄影家协会会员、广东省摄影家协会、美国纽约摄影家协会终身会员。2008年至2011年,他就读于北京电影学院摄影系、文学系和导演系,全面系统地学习了电影各方面的知识。2010年参与拍摄电影《北京草原》,2011年参与拍摄电影《一个人的皮影戏》。

  崔宇曦作为摄影“发烧友”,经常和衡阳老乡、著名学者刘满衡先生到全国各地采风,特别喜欢去古村落拍摄人文照片,其中广东清远连南的千年瑶寨给他的印象最为深刻,拍摄一部以千年瑶寨为主题的电影的想法油然而生。

  由绘画到动画再到摄影,最后触“电”,崔宇曦可谓跨界高手。2011年春节,在衡阳过年的崔家人团聚在一起,一家人围着火炉,崔宇曦提出自己筹拍电影的想法,一经提出就得到了父母、妻子、哥嫂的一致赞同。父亲崔一鹗指出,要拍,就要有个高的定位!首先是题材选择和拍摄风格的确定,可以关注民间题材,拍出中国传统文化的精髓。哥哥崔文剑说,拍摄风格要唯美,从文艺片方向走,不要太商业化。崔宇曦也给自己定下这样一条底线:要拍出有自己特色的电影,绝不能走别人的老路,更不能复制别人风格的东西。为此,在拍电影之前,崔宇曦看了无数部国外经典影片,这对规避“重复”有很大好处。得到家人支持的崔宇曦信心倍增,着手准备拍摄电影的前期工作。

  “随着城市文明的侵袭和久居人口的迁徙,中国的自然村落正在悄无声息地湮灭,传统村落中蕴藏着丰富的历史信息、文化内涵及自然景观,是中国农耕文明留下的最大遗产”2012年秋,崔宇曦无意间在网上看到一篇文章《村落的终结》。详尽说明了在过去十多年里,中国每天有不少自然村落在逐渐消失,这些触目惊心的现实让崔宇曦感到痛心。

  “中华五千年灿烂文明中的历史信息、文化内涵、自然景观,少数民族的语言、音乐、服饰、建筑等特色,这些都是民族的瑰宝,应该得到保护和传承!”那时候,崔宇曦暗自下定决心,要拍摄一部以反映传统村落消逝为题材的电影。“哪怕只是留下一点影像资料也好。”他道出了拍摄《围炉》的初衷。

  为了选择电影拍摄地点,崔宇曦花费两个月时间走了一遍原来摄影发烧时去过的位于湖南、江西、贵州、四川、云南、广西、广东等地的古村落,可一路走来他忍不住连连叹息:几年前还保存得好好的古村落,大都因旅游开发和商业改造,变得面目全非!最终他选择了较为熟悉的广东省连南瑶族自治县南岗村千年瑶寨作为拍摄地点。

  千年瑶寨起源于宋代,距今有一千多年历史,是全国乃至全世界规模最大、最古老、最有特色的瑶寨。古寨位于粤、湘、桂三省交界处,房屋都建于海拔800米以上的陡坡上,密密匝匝,大量明清时期的古宅及寨门、寨墙、石板道,非常古朴,很有韵致。改革开放的春风吹进瑶寨,村里的年轻人纷纷下山自谋发展。拍摄电影时,这个曾经有七千多人居住的古村落只剩下十来位坚守家园的老人。

  为了拍好这部影片,崔宇曦翻阅了大量关于瑶族的历史知识,了解瑶族人民的生活现状和习俗。2013年春,崔宇曦带着花费百余万元购买的全套电影拍摄设备,将剧组拉上山,和村民同吃同住,在瑶寨驻扎了一年。

  谈到拍摄的困难,崔宇曦说,瑶寨山高路陡,满目破壁残垣,晚上伸手不见五指,且蚊虫肆虐,生活极其不方便。为了真实呈现自然村落的颓败和瑶族村民的生活状态,崔宇曦放弃使用专业演员,决定由留守寨子的老人担任本片主角。“因为专业演员很难真实达到瑶族老人那种朴实淳厚的形象和情感状态。”崔宇曦向记者解释说。一般电影摄制程序都是先写剧本、选导演、演员,再进行拍摄和后期制作。而因为语言沟通问题,不能要求瑶寨老人们按照剧情走,崔宇曦只能在瑶寨拍好电影素材后,再根据翻译后的对话(对唱)进行编剧、剪辑、录音合成。80%的台词由两位近80岁的当地瑶族老人用瑶语唱出,这种独特的中国说唱方式令人耳目一新。克服了重重困难的剧组真实地记录下了瑶族村民的生活和节日场景,共拍摄了近4000分钟长的素材。

  《围炉》画面帧帧如画。全片采用自然光和真实场景来拍摄,室内场景的每个镜头都厚重得像油画,室外场景则宛如在欣赏一幅幅展开长卷的水墨山水画。

  艺术指导崔一鹗先生欣然为影片题写片名《围炉》,两个用笔遒劲质朴、气势雄强的书法大字在电影片头崇山峻岭的场景中涌出,夺人心魄。

  制片人崔文剑表示,影片不仅反映了当前社会因经济快速发展所产生的各种状况,更诠释了生与死的哲学命题。

  担任本片民族顾问的著名学者刘满衡先生说,影片用最纯粹的表达方式呈现了瑶族文化的特色和含金量。

  著名电影人沈剑勤先生、宋乐群先生担任本片监制,衡阳籍著名电影人易立先生(崔一鹗先生的学生)担任制片,衡阳籍音乐人孙杨为影片作曲,保证了《围炉》的艺术品质。

  2018年10月18日晚,入围第34届华沙国际电影节纪录片单元的纪实电影《围炉》全球首映,成为入围纪录片单元15部影片中唯一一部华语影片。华沙国际电影节组委会对《围炉》一见倾心,授予其电影纪录片单元“评委会特别推荐奖”。

  崔宇曦表示,没有想到《围炉》能得到评委会的垂青,还有那么多的波兰观众来观看一部关于中国村庄的纪录片,而且每场放映都有观众情不自禁地随着剧情发展而动容。他对记者说:“拍这部影片的宗旨是,反映在党和政府的人文关怀下,偏远山区及少数民族地区人民生活的改善,民族文化得到了更多的重视和保护。”